今天是2019年8月24日 星期六,欢迎光临本站 

行业资讯

假山叠石制作赏识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8/9/3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

  假山制作叠石美西方园林重雕塑,中国园林十分重视假山的作用。每逢节假,游览中国园林,总会被林林总总的假山石峰所招引。无论是南园、北园、大园、小园,几乎是凡有园林,必有山石。可见假山叠石在我国园林、尤其是古典园林艺术中的位置是非常杰出的,它是中国园林中富体现力和有特色的艺术形象,是中国园林的一大发明。在中国广阔的土地上,有很多的名山,这是造园家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创意源泉。中国也是盛产石材的国家,造园家使用异样方式、颜色、纹路、质感的天然石材,在园林中塑造成具有峰、岩、壑、洞和风格各异的假山,再加上恰当的植物装备,增添了园林的山野兴趣,引发大家对崇山峻岭的联想,使人似乎置身于大天然的群山中,正因为如此,我国历史上的城市园林又有“城市山林”的别称。这与山水画“天涯山林”的理论相仿,是艺术地再现美好的大天然。
  既然是艺术的再现,园林艺术中的假山叠石就决非天然的翻版。它不只师法天然,并且还凝聚着造园家的艺术发明。因此《园冶》中有“片山有致,寸石生情”之说;园林中的山石除兼备天然山石的形状、纹路、质地外,还有传情的效果。清朝的朱若极有一段论说山水画的着述:
  “山川使予代山川而言也,山川脱胎于予也,予脱胎于山川也。”说明晰“师法造化”、“搜尽奇峰打草稿”的道理。可是,画家进一步指出了山水画的更深一步的境地,便是“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也”,可见画家寻求的是“神似”,而不是停留在“形似”的水平上,这虽是画理,但也可表明园林艺术创作中“假山——造园者——真山”之间的联系。造园者往往是借山石来抒情某种情感,表述某种思维。例如,传说为石涛手迹的扬州个园中的“春、夏、秋、冬”四季假山,刚好表达了画论中“春山澹冶而如笑,夏山苍翠而如滴,秋山洁白而如妆,冬山惨白而如睡”(《林泉高·山水训》的艺境,这不能说是一种偶尔的偶尔,而是国画和造园这两种一起诞生于华夏土地上的传统艺术的共性。
  当然,在大都情况下,大家关于山石的赏识首要仍是限于它的方式美。那么,假山制作叠石的方式美有哪些审美特征呢?关于这个问题,李渔曾有过精辟的论说:“言山石之美者,俱在透、漏、瘦三字。此通于彼,彼通于此,若有路途可行,所谓透、瘦二字在在宜然,漏则不该太甚。若处处有眼,则似窑内烧成之瓦器,有尺度限在其间,一隙不容偶闭者矣。塞极而通,偶尔一见,始与石性相符。”宋代的山水画家米芾,见一奇丑的巨石,欣喜若狂,急速具衣冠而拜,呼为石兄。这则趣事通知咱们,石峰之美,正在于它的丑。前人在对园林石峰的审美评价时,曾用“透、瘦、绉、漏、清、丑、顽、拙”八个字来归纳。且不说“清、丑、顽、拙”是丑的,就是“透、瘦、绉、漏”也是丑的,天然物的美与丑是相对的,石之美丑也是如此,在园林中的石峰,因为其意图不在招供有用,而在招供欣赏。因此大家不只不把它们作简略地比较,而是依照各自的石性,作艺术的外型,以体现人的情味。这样,体现的丑,就转化而为美了。在这里,“透”显出小巧多孔,耳聪目明的意态;“瘦”显现锋芒清楚,不平不阿的风骨;“绉”出现崎岖多变,丰姿绰约的情韵;“漏”泄漏关窍相连,血脉疏通的生机。而其清者,阴柔;顽者,阳壮;丑者,奇突;拙者,浑朴。无不体现出共同的审美意境。杭州花圃掇景园内的“绉云峰”,石峰高2.6米,狭腰处仅0.4米,石身褶皱,“形同云立,纹比波摇”,身形秀润,天趣仿佛,“玉小巧”在上海豫园,石高4米许,重5盹多,姿势婀娜,小巧剔透。其上有72个孔穴,听说有人曾在石下点着香火,青烟环绕穿孔,一孔不少,可谓漏、透矣。而姑苏留园内的“冠云峰”,一峰就兼备“透、漏、瘦、绉”四大特色,风姿绰约,娟秀挺立,确为园林山石之冠。这些使人百看不厌的江南名峰,它们不只具有普通的方式美,并且还渗透着人的才智、技艺和抱负。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18355797866
13053001980
浏览手机站